正在为您跳转...
行成于思毁于随
正文
2020-07-13 08:42:34 | 分类:默认分类 | 标签:

       1工程概述

      京沪高速铁路秦淮河特大桥位于南京市江宁区境内,桥址处地势平坦,上部土层为洪积层,地质条件较差,下覆泥质粉砂岩和粉砂岩。拟建宝善寺路为城市次干道,于京沪高铁167号~169号墩之间分双幅下穿,公路桥与铁路桥夹角为65°,桥上净空近9m,桥面与铁路桥墩最近距离约2.1m。下穿处高铁桥梁为32m+24m简支箱梁,桥墩采用矩形双柱实体墩,桩基为10-1.0m钻孔桩,桩长19.5m~21.0m。工程平面布置如图1所示,桥址区地层分布如图2所示。拟采用简支梁桥和桩板梁桥两种公路桥梁方案下穿高铁,本文通过有限元计算对比分析确定较优方案。

      2有限元计算模型

      本文有限元计算通过商业有限元软件Plaxis3D实现,该软件已成功的应用于许多岩土工程中[2,3],软件采用的土体硬化模型由Schanz和Vermeer[4]于20世纪90年代提出,是一个硬化塑性本构模型,其应力应变曲线符合Duncan-Chang双曲线关系,遵循Mohr-Coulomb破坏准则。

      2.1有限元模型的建立

      2.1.1简支梁桥方案采用三跨20m+30m+20m预应力简支小箱梁,桥墩采用桩柱式,桩基为单排1.2m钻孔灌注桩基础(面积等效为边长1.06m的正方形桩)。根据设计尺寸建立有限元模型,采用10节点六面体等参单元划分网格,整体网格模型如图3所示(仅考虑了距高铁桥梁30m内的道路桥梁施工对高铁的影响)。土体采用实体单元模拟,本构模型为土体硬化模型(HardeningSoilModel);桥墩和承台也用实体单元模拟,为线弹性本构模型;高铁桩基用嵌入桩单元模拟。将高铁桥梁上部荷载换算成均布荷载后,作用在桥墩的墩顶。模型四周侧面及底部均施加法向约束,模型顶面自由无约束,采用笛卡尔坐标系,高铁纵向为Y轴(指向大里程为正),铅直向上为Z轴正方向,X轴按右手定则确定。根据地质勘查资料,岩土材料选取的有限元计算参数如表1所示,混凝土材料的弹性模量取31.5GPa,泊松比为0.2,重度为25.0kN/m3。2.1.2桩板梁桥方案采用六跨(2×10+2×12+2×10)m桩板连续梁,桥墩采用桩柱式,桩基采用1.0m钻孔灌注桩(面积等效为边长0.89m的正方形桩)。有限元模型参数设定与简支梁桥相同,整体网格模型如图4所示。

      2.2计算方案

      依据道路修建的施工工序,模拟计算的主要工况包括:钻孔灌注桩钻孔、钻孔灌注桩浇筑、灌注桩全部施工完成、施加梁体及运营荷载。钻孔灌注桩钻孔模拟通过单元“生死”实现,把需要开挖的单元“杀死”,即把相应单元的刚度矩阵设置为一很小数值,并在孔周施加与泥浆护壁压力相当的分布荷载来维持孔壁稳定。钻孔灌注桩浇筑过程把“杀死”的桩体单元激活并赋予新的材料。模拟钻孔灌注桩施工时,仅考虑了对高铁桥墩横向位移最不利的工况,即先把高铁桥梁一侧钻孔灌注桩全部钻孔完成,然后进行同时浇筑。梁体荷载根据实际梁体几何尺寸计算得到,运营荷载考虑为均匀分布在桥面的静荷载,大小为15kPa。

      3结果与分析

      以高铁桥墩墩顶位移和桩基变形为研究对象,比较两种公路桥梁方案对高铁桥墩桩基的扰动程度,并进行结果分析和影响评估。简支梁桥方案的计算结果如图5和图6所示(图例中:ZK表示钻孔灌注桩钻孔、JZ表示钻孔灌注浇筑、GZ表示灌注桩全部施工完成、LT表示施加梁体及运营荷载),这里只给出了中间墩(168号墩)和距离道路桥梁较近的边墩(169号墩)的变形情况。从图6中可知,道路修建过程中高铁桩基的最大横桥向变形为0.38mm(168号墩),最大顺桥向变形为0.41mm(169号墩)。对于168号墩,道路桥梁施工过程中,对其横桥向变形影响较大,造成影响最大的工况为一侧钻孔灌注桩钻孔,后续工况会逐渐使这部分变形减小。因此,控制168号墩变形可从控制钻孔灌注桩施工顺序着手,尽量采取高铁桥梁两侧对称钻孔的施工方法。而对于边墩(169号墩),道路桥梁施工工程中,其横桥向变形变化不大,顺桥向变形逐渐增大,但计算过程中没有考虑高铁桥梁梁体顺桥向的支撑作用,计算结果偏保守。桩板梁桥方案道路桥梁施工过程中,高铁桩基的变形规律与简支梁方案基本类似,但道路修建过程中高铁桩基的最大横桥向变形为0.37mm(169号墩),最大顺桥向变形为0.64mm(169号墩)。桩板梁桥方案桩基的横桥向变形与简支梁桥方案相近,但顺桥向变形为简支梁桥方案的1.56倍;两方案高铁桥墩墩顶的最大变形对比如图7所示,可知,桩板梁桥方案高铁桥墩墩顶变形均大于简支梁桥;而且简支梁桥可进行预制架设,而桩板梁桥需现场浇制,且高铁桥下有钻桩作业。因此,本工程采用简支梁桥方案更有利于保障高铁桥梁安全。

      4结语

      以宝善寺路下穿京沪高铁工程为背景,应用有限元法对比分析了简支梁桥方案和桩板梁桥方案对高铁桥梁的影响,结果表明:三维有限元全过程动态分析是评估新建道路下穿高铁工程对高铁桥梁影响大小的有效途径;简支梁桥方案和桩板梁桥方案中,高铁桥墩桩基和墩顶的变形,均满足TB10621—2009高速铁路设计规范(试行)中的规定[1],但简支梁桥方案高铁桥墩变形相对较小,且不需在高铁桥下进行钻孔作业,更利于保障高铁桥梁安全。


<< 上一篇:《结构设计师必看的转换梁设计要点汇总》
下一篇:《园林道路节点设计四要点!》 >>
评论
遵守文明上网宣言,净化网络环境
声明 本平台提供的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分享与交流,平台无法保证内容一定是正确可靠的。通过使用本平台内容而带来的风险与本平台无关,请知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