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为您跳转...
半夏
正文
2018-08-15 14:40:15 | 分类:默认分类 | 标签:
  悠悠五千年中国历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流融合的历史,是落后民族向先进民族学习的历史,到了宋、辽、金、元时期更是达到其顶峰。当时建立金朝的女真人是一个落后的民族,虽然在军事上对于宋朝占据上风,但在文化上则远远落后于宋王朝,因此无论是在原有的居住区还是入主中原后,他们都主动接受汉族的先进文化。金代文化的交流融合在建筑上表现出来的是吸收了宋式柔美风格与辽式豪放风格的建筑特色。山西作为文物大省保留了全国最多的金代建筑且各个不同地区建筑特色明显,分区域对金代山西各个不同区域的代表性建筑进行分析研究,可以明确山西金代建筑的重要历史价值。

  一、山西各地区金代建筑的建筑特色

  (一)晋北建筑代表

  崇福寺位于朔州市朔城区,创建于唐,辽时称“林衙寺”,金熙宗皇统三年(公元1143年),大将军翟昭度奉敕在唐代大雄宝殿后建起弥陀殿,不久又增建观音殿,天德二年(公元1150年),海陵王题额“崇福禅伟”,改名崇福寺,一直沿用至今。后元、明、清各代虽都有修缮增建,但主体建筑一直保留了金代时的规模。从崇福寺的历史沿革中,尤其是金代两位皇帝对其的不断增修和题额中可以看出崇福寺在当时的地位之高,因此足以作为晋北金代的代表性建筑。现存建筑主要有千佛楼、文殊堂、地藏堂、钟鼓楼、大雄宝殿、弥陀殿、观音殿等,下文对弥陀殿着重加以介绍。

  弥陀殿是崇福寺的主殿,坐落在2.53米高的台基上,面阔七间,进深四间,八架椽,殿前檐设五道格子门,后檐在当心间和两梢间各设版门一道,其中前檐的格子门扇上雕有四斜 纹嵌十字菱花、扁米字格、方米字格、条纹菱花、簇六橄榄瓣菱花、簇六石榴瓣菱花等,这样以多种形式的菱花来装饰一座建筑在金代以前是十分少见的,反映了当时金代工匠勇于探索的精神。殿顶采用单檐歇山顶式,出檐深远,线条刚劲有力,具有明显的唐代风格。大弥陀殿的斗拱主要分类为:前檐柱头铺作为双杪双下昂七铺作单拱造,有45度斜拱出现;后檐及两山柱头铺作为双杪双下昂七铺作;前檐及两山的补间铺作为四杪七铺作;后檐补间铺作为四杪七铺作带斜拱;转角铺作自栌斗口出华拱四缝,双杪双下昂七铺作。殿内内柱出现了减柱、移柱的做法,减少两根前内柱,并将其他内柱进行了适当移动,这样使得殿内空间发生了较大变化,殿前礼佛空间扩大开敞,同时减柱、移柱造使得屋顶梁架结构发生了变化,横向梁架为前后乳 对四椽 ,上置驼峰、托脚承平梁,平梁上再置以合沓稳固的蜀柱,叉手、栌斗承脊 ,为了解决内柱的减少与移动产生的梁架支点问题,在内柱之间纵向设组合式大额、斜撑、驼峰,在山面另加丁 一道加以稳固。整座弥陀殿内外均表现出一种唐、辽建筑的刚劲雄浑的气势。

  (二)晋中建筑代表

  晋祠位于太原市西南的悬瓮山麓,具体始建年代不详,大致为北魏前,是为了纪念叔虞而建,后经过历代增建,现存的献殿是一座颇具艺术气息的建筑。献殿的创建时间根据在殿内脊部襻间枋上有“金大定八年岁次戊子良月创建”的题记,可以断定其年代为金代。

  献殿面阔三间,进深两间,建在高1.37米,宽16.24米,深11.23米的台基上,前后分别与对越坊和鱼沼飞梁相连,台基上共计有十二根檐柱,所有檐柱柱脚均微向外撇出,且柱高由中心向屋角逐渐升高,与圣母殿相同,是典型的宋代“侧脚”,“升起”做法,柱间装栅栏,殿前后开门,组成一座四面通透,形如凉亭的小殿,献殿的作用在于敬香、供奉,这种通透的格局使人在敬神时于烟雾缭绕间产生出一种天人合一的妙境。殿顶采用单檐歇山顶式,举折平缓,翼角升起,殿前、后檐下各设柱头铺作两朵,两山面檐下各设柱头铺作两朵均为双假昂五铺作;前后檐下补间铺作各三朵,两山补间铺作各一朵均为单杪单下昂五铺作重拱计心造;另有四朵转角铺作,斗拱造型较简单。殿内横向梁架只在四椽 上架一层平梁,平梁上置蜀柱、叉手承脊 ,另置丁 、襻间枋连接纵向,简单省料,轻巧坚固,与简约的整体建筑理念相契合。梁思成先生在考察完献殿后评价道“献殿的梁架,只是简单的四椽 上放一层平梁,梁身简单轻巧,不弱不费,故能经久不坏。”献殿整体表现出的是一种与唐、辽建筑淳朴凝重所不同的柔美华丽风格,具有宋代建筑特色。

  (三)晋东南建筑代表

  会仙观位于长治市武乡县中部的监漳山南麓,据传说是由于南宋道士贾志韬会仙于此而建。会仙观是一组保存比较完整的道教建筑群体,主要建筑包括山门、关帝殿、玉皇殿、三清殿,其中三清殿根据其建筑样式,观内碑刻记载应为金代建筑遗存。

  三清殿位于会仙观整个中轴线建筑群的最后部,是观内现存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建筑。整个大殿建于高1米的台基上,三面带有回廊,后立面无檐柱为实墙砌成,殿身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加上回廊通面阔五间,通进深四间。屋顶采用单檐歇山顶式(后立面无出檐),覆以灰陶筒瓦,举折平缓,翼角升起。檐下有铺作十二朵,分为柱头铺作十朵和前檐的转角铺作两朵,均为单杪单下昂五铺作重拱计心造,无补间铺作,其中当心间两朵柱头铺作有45度斜拱出现。殿内横向梁架结构为四椽 前压乳 用三柱,四椽 上驼峰承 牵,另有蜀柱和升高的内柱分承平梁两端,平梁上有蜀柱、叉手承脊 。三清殿外檐柱和内部梁架上有明显的彩绘,主要图案有花草、云朵等,其中四椽 上绘有巨龙腾云驾雾的情景,栩栩如生。会仙观整体线条柔美,装修精致具有鲜明的宋式建筑风格。

  (四)晋西南建筑代表   太阴寺位于绛县县城东南东华山脚下,整座寺院坐南朝北,背阳面阴故称太阴寺。现存寺内主体建筑大雄宝殿为金代遗构。

  大雄宝殿建于高0.5米的台基上,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殿顶为单檐悬山顶式,上覆灰筒瓦,檐下共有十七朵斗拱:前檐柱头铺作六朵为单杪双假昂六铺作重拱计心造,前檐补间铺作五朵为单杪双下昂六铺作重拱计心造,后檐柱头铺作六朵为单杪四铺作计心造,后檐无补间铺作。殿内梁架结构为六椽 通搭前后,上置驼峰承四椽 ,四椽 上置驼峰承平梁,平梁上置蜀柱、叉手承脊 ,各梁上均有托脚相固定。大雄宝殿殿身共有檐柱十六根,其中后檐柱与两山面檐柱包于夯土墙中,前立面设五道各四扇的 扇门,殿内后内柱四根,减去前内柱使得殿前礼佛空间扩大,属于金代典型的减柱造法。从整体上看来太阴寺大雄宝殿同样具有宋式建筑风格。

  (五)本章小结

  通过上述分区域对晋北、晋中、晋东南、晋西南的金代建筑进行分析研究,我们发现由于自然、文化传统、与统治中心区的远近等方面因素的影响,在山西大致呈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金代建筑特色:晋北地区豪劲而晋中、晋南地区醇和。晋北地区的豪劲体现在建筑个体高大,斗拱、柱额及梁架用材粗壮,结构规整,整个建筑线条刚劲有力,给人以强烈的威严感,这与当时西京大同的崇高地位和辽人遗留下来崇信佛教的传统有很大关系。晋中、晋南地区尽管在具体的某些地方有不同之处,但总体还是显示出宋代建筑的醇和美感,主要体现在个体建筑规模小,殿顶的举折和缓,翼角升起,曲线优美,柱额、斗拱选材规格不高,梁架组合随意但简洁实用等方面。

  二、金代建筑在我国建筑史中的重要地位

  中国古代建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包括屋顶、梁架、斗拱、柱额、门窗装饰,要考察一个朝代建筑的发展情况也需要从这几方面着手。综合上文对山西各个区域代表建筑的研究,我们可以就金代建筑在这几方面的发展做一简要分析与介绍,以便说明其在我国建筑史中的重要地位。

  屋顶。中国古代建筑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的屋顶,不同等级的建筑往往从其屋顶的形制就可加以区分。金代建筑的屋顶大多数采用歇山顶,少数采用庑殿顶或悬山顶。这一时期屋顶形式的主流是继承自宋代的柔美风格,强调举折比例和缓,翼角升起适中,从而形成优美的曲线,而不是唐代那种刚硬的线条。不可否认这种屋顶形式起源于宋代,但是成熟于金代,正是金代建筑的传承,使得以后历代建筑大都保留了这一传统。

  梁架。复杂的梁架结构是中国古代建筑的又一特色。金代建筑的梁架不再拘泥于规整的定式,而是有许多继承与创新。例如椽 压乳 结构的大量使用,不仅解决了长木材难找的问题还克服了两根梁相对搭于内柱上的稳定性问题。又如梁 间广泛使用托脚,平梁上同时置蜀柱、叉手托脊 ,这种近似三角形的结构极大的增加了梁架的稳定性,到明、清时期渐渐抛弃了这一做法,这不免是一种倒退吧。金代由于广泛使用减柱、移柱造法,使得工匠不得不更多的思考怎样在梁架支点不均匀的情况下保持建筑的稳定,于是大量富于创造性的梁架结构被创造出来,比如崇福寺观音殿的双重人字叉手,在平梁上和平梁前端分别施加叉手以加强支撑,这实在是一大创举。

  斗拱。中国古建筑中的斗拱是整座建筑中最为精妙的部分,它起着支撑屋顶的作用。金代建筑中的斗拱最直观的一个特点是比起唐代来说显著减小了(晋北建筑除外),补间铺作的规格则越来越大,组合越来越复杂,这种趋势延续到后世造成了现在看到的明清建筑中动辄出现四朵、八朵的补间铺作。斜拱是金代建筑的一大标志,它是从辽代开始出现的,主要作用在于装饰和承挑出檐。金代建筑(主要是晋北)上斜拱达到全盛,除了延续辽代建筑使用斜拱的做法外更在此基础上加以创新,组合较辽代时候更加繁密。金代建筑(主要是晋中、晋南)的斗拱另一方面则是显著具有宋代特色,即延续了宋代斗拱由偷心造向计心造,真昂向假昂演变的发展趋势。宋代官方的《营造法式》是推崇斗拱计心造的,原因在于这一做法使网架更为完善,从现存的金代建筑来看,计心造是占到很大的比例的,比如会仙观三清殿、太阴寺大雄宝殿等都采用了计心造法。真昂向假昂的演变也开始于宋代,金代建筑延续了这种做法,并传向后世,最终元、明、清后世建筑几乎不见了真昂,而全以假昂做装饰用。

  柱额。柱额在中国古建筑中起到基础支撑作用,它的建造直接关乎建筑的整体稳定性。金代建筑柱额的突出特征其一是内部减柱、移柱造盛行,其二是阑额上普遍使用普拍枋。减柱、移柱造是通过对应《营造法式》所规定的几种柱网排列形式来判断建筑中内柱的多少与排列方式确定的,这两种方法同样起源于宋、辽,但是在金代却达到了它的极盛,几乎所有的建筑都同时使用了这两种做法以达到加大内部空间的目的,比如金代广泛使用的椽 对乳 用三柱形式,就是根据减柱、移柱的实际情况对梁架进行调整的,这种变化有时的处理方法并不科学,造成梁架因缺乏支点而弯沉,后世不得不补加辅柱支撑,但是这种大胆创新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普拍枋是在柱头阑额之上施用的一圈方形木材,早在唐代建筑上就开始出现,但并不普及,直到金代才成为定制,几乎所有建筑上都使用了普拍枋,这是由于金代建筑重视补间铺作,把它规格加大,数量加多,必须施加普拍枋来承受增加的重量,这也成为以后的定制,元明清建筑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使用了普拍枋,只是后来普拍枋和阑额的比例出现了一定的调整。

  门窗装饰。《营造法式》中把门窗装饰归于小木作中。现存金代建筑的门窗装饰大都经过后世的重修,原件很少,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保存下来的寥寥几处来一睹金代门窗装饰的风采。崇福寺弥陀殿在前檐当心五间作格子门,每道门又分中间两扇和两边扇,其中中间门扇是两边扇门宽的一倍。每扇门在上、中两处设门额,在下端设地 将门隔为上下两个平面,下部装门板,上部则雕刻花纹。花纹种类繁多,有簇六橄榄瓣菱花、簇六条纹框、扁米字格、方米字格等多种样式。弥陀殿的门窗装饰一改前代版门和直棂窗的样式,使得门窗装饰风格更加多元化也更富动感,是对后代精致的门窗装修的一次开拓性探索。

  三、结语

  山西作为保存金代建筑最多的省份,且各个不同的地区之间建筑特色存在着显著的差别,很好的将建筑是文化的载体这一特性保存了下来,同时通过上述的分析与总结,我们不难看出金代建筑在做法上具有开拓性的创举并不多,但是贵在继承和发展了前代初创的技术,使之走向成熟,并影响了后世的建筑做法。金代建筑在中国建筑史上作为高潮期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影响深远的过渡性阶段,其重要地位是不应被忽视的。

<< 上一篇:《关于建筑工程大体积混凝土施工技术的研究》
下一篇:《基于物联网的建筑废料回收问题研究》 >>
评论
遵守文明上网宣言,净化网络环境
声明 本平台提供的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分享与交流,平台无法保证内容一定是正确可靠的。通过使用本平台内容而带来的风险与本平台无关,请知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