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为您跳转...
大智若愚
大凡大智慧、大聪明之人,他们都胸怀坦荡,胸襟豁达,明白大道理,对于身边琐事一目了然,当然用不着处处用心,或者甚至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与人斤斤计较。
正文
2018-08-15 16:15:29 | 分类:默认分类 | 标签:
  《纯粹理性批判》的两版序言都以谈论知识开篇,康德晚年的《人类学讲义》又总结提出了人的问题。康德是如何思考知识是什么、科学是什么、人是什么,它们何以可能,特别是康德怎样从方法上处理这些问题,以及康德所构想的未来形而上学体系是怎样的,这些问题是探讨康德哲学思想的重要线索。康德哲学本质上是方法论,“理性建筑术”作为《纯粹理性批判》“先验方法论”篇的核心内容,自然就成为我们进入这些基本问题和考察其哲学方法论的重要视角。

  一、“理性建筑术”的基本内涵

  建筑术(architectonic),在亚里士多德主义和康德主义中表示知识的系统化。邓晓芒先生指出,“西语中有关建筑、建筑术、原创的词(如arehiteeture),都是源于(αρχη)这个希腊词”[1]14。古希腊哲学对“αρχη”的探求蕴含着“一”与“多”关系的思考,包含有原则、原理、方法等意思。建筑术,就是用“原则”来统摄杂多“材料”的方法,也指建构科学知识的系统化的处理方法。哲学与建筑有着内在的相似性,筑与思都体现了诗意与智慧的结合。西方哲学史上的各种思想体系都具有“建筑术”的本性,因为哲学家的思想作为一个整体,总是建立在一定结构基础之上,而且归根结底又建立在根本原则之上。建筑术作为先验方法论的重要内容,作为一种“变革了的思维方法”,也为康德建构未来哲学体系提供了一条新的道路。

  《纯粹理性批判》中建筑术概念的使用比较分散,除了“先验方法论”中专辟一节“纯粹理性的建筑术”进行集中阐述之外,“先验要素论”部分也多有涉及,所以不能割裂先验要素论来谈康德的哲学方法论。下文依照《纯粹理性批判》附录的索引,对康德论建筑术的相关内容予以梳理和阐述。

  先验――哲学是一门科学的理念,对于这门科学,纯粹理性批判应当依照建筑术,即从原则出发,以构成这一建筑物的全部构件的完备性和可靠性的完全保证,来拟定出完整的计划。[2]20

  这句话出自《纯粹理性批判》的导言,康德在此提出了“先验哲学”概念。在康德看来,先验哲学要求按照建筑术,即从原则出发拟定出完整的体系,“它是纯粹理性的所有原则的体系”。批判并不是完备的体系本身,而只是一个“入门”、“导言”、“初阶”,不过他指出了建构这一体系的基本方法,即依照建筑术,从根本原则出发展开理性的自我批判。

  “人类理性按照其本性来说是建筑术式的,即它把一切知识都看做属于一个可能的系统。”[6]394这里,康德肯定了人类理性的本性是建筑术式的,并对建筑术与人类知识系统的关联作了清楚的说明。人类理性的一切知识都属于“可能的系统”,因为只有系统的统一性才能够使知识上升为科学。在康德看来,人类理性不满足各种杂多的知识,必然会按照一定的原则将各种知识归于可能的系统之中。

  我所理解的建筑术就是对于各种系统的艺术。因为系统的统一性就是使普通的知识首次成为科学、亦即使知识的一个单纯聚集成为一个系统的东西,所以建筑术就是对我们一般知识中的科学性的东西的学说,因而它必然是属于方法论的。[6]628-629

  这段话出自“先验方法论”,可以说是康德对建筑术的基本解释,也是理解和把握康德建筑术思想的关键。首先,康德把建筑术解释为“对于各种系统的艺术”,强调了科学知识的系统统一性。如上所说,知识系统的建立与建筑术二者之间本来就不可分割,建筑术在从“知识”联结或上升为“科学”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其次,康德肯定建筑术“必然是属于方法论的”,因此探讨康德的哲学方法论,缺少建筑术的考察是不完整的,所以需要将康德哲学方法置于建筑术的视角下详加考察。

  要能够产生出我们称之为科学的东西,不是凭借技术……而是凭借建筑术,是为了亲缘关系,为了从一个惟一而至上的、首次使整体成为可能的内部目的中推导出来。[6]629-630

  纯粹理性对一种哲学的本源的理念预先规定了这种划分本身;所以这种划分就是按照其根本目的而建筑术地进行的,而不是按照偶然知觉到的亲缘关系和仿佛碰运气而单纯从技术上进行的,但正因此它也是不可改变的和具有立法性的。[6]639

  这两段话表达的意思非常接近,可以对照着考察。康德首先区别了建构知识系统或者说划分科学的两种不同方式:“外在技术”的与“建筑术”的。康德认为建筑术是相对于外在技术而言的,技术意味着要从经验开始,依赖经验的标准,需要外在的机缘和运气;建筑术则先于这些标准,它从理性的内在原则出发,是属于纯粹理性自身的方法。康德强调了使整体成为可能的至上的“内部目的”,也就是说科学体系归根结底要从理性的内在目的引申出来,即建筑术应当“按照其根本目的”进行。所以,人类知识体系的建构不应当依靠外在的技术手段,而应当依照建筑术的原则,从理性自身的“内在目的”自然展开,人类知识体系具有“合乎目的性”。

  通过对建筑术的考察,可以对康德“理性建筑术”思想的基本内涵作些初步总结。第一,建筑术的系统联结是依照原理、从原则出发的。这一点可以从词源分析上得到印证:architectonic的archè就有“原则”之意。第二,建筑术是关于系统的艺术,是建构知识体系的方法。理性建筑术使知识由外在杂多上升为统一的整体,各种知识趋向“理念之下的统一性”。所以,知识体系的建构,应当是理性依照建筑术进行的,是建筑术式的统一。第三,建筑术是出于纯粹理性本身的。建筑术不似“外在技术”要凭机缘和撞运气,而是出于理性自身的内在的方法。第四,建筑术是理性“内在目的”的必然展开。康德指出,“要按照其根本目的而建筑术地进行”,“按照理性的目的从建筑术上来构想一个整体”,从“内部目的中推导出来”。第五,建筑术是先天的、形式的。这是康德先验哲学的必然反映,也是其方法的一个特色。   综上所言,康德的建筑术概念内涵丰富,既指人类理性一切知识的系统联系,又指构造这种体系的艺术和方法,既是先天的、形式的,也是合乎内在目的的。从根本上说,建筑术就是纯粹理性依照内在目的,从先天原则出发,拟定出一个“完备计划”,并在其展开中统摄与整合各种“构件”,从而促使自身达到“理念的统一性”的艺术和方法。康德在考察柏拉图的思想时,对其建筑术表示了肯定:“这位哲学家(指柏拉图)从对世界秩序的物理事物所作的描摹性的考察提升到按照目的、即按照理念对世界秩序作建筑术的连结,这股精神的冲劲是一种值得敬重和仿效的努力。”[6]273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康德的建筑术思想有其历史渊源。当然,这些关于建筑术内涵的描述还是初步的,它在先验方法论中如何体现,在康德哲学思想中如何展开,就是下文要分析的问题。

  二、理性建筑术的三重维度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第二版序言中指出:“本批判是一本关于方法的书。”康德的哲学方法论,从本质上讲是先验方法论。英国学者Wood认为:“先验方法论倾向于被人们所忽视……但是,这本书的第二篇(即先验方法论)包含非常重要的问题”“康德后来以《纯粹理性批判》为基础发展出的成熟的批判哲学……更多的是先验方法论的展现。”[3]106-107

  杨祖陶、邓晓芒先生也指出:“先验方法论则是在先验要素论的基础上,说明建立一种可能的完整的纯粹理性知识体系的形式条件,即建立一个以纯粹理性的批判为基础、以‘自然形面上学’和‘道德形而上学’为基本组成部分的‘未来形而上学’体系的方法论原则和‘工作计划’。”[4]17可以说,康德的先验方法论是关于未来形而上学的方法论沉思,是建立这样一个完备体系的先验原则和形式规定。

  下面着重考察先验方法论的核心内容――理性建筑术,主要是围绕知识是什么、科学是什么、人是什么的基本问题,从知识的建构、科学系统化和理性建筑学三个环节来分析建筑术这一根本方法是如何在康德哲学中具体展开的。

  知识的建构方法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建筑术方法,因为建筑术是构想体系的方法。但就康德哲学方法的实质而言,知识的建构也属于先验的方法,与体系建构具有内在相关性,所以仍将其放在一起对照考察。

  1.知识:“哥白尼式革命”

  休谟的“因果责难”破坏力是很大的,不但形而上学、经院哲学被斥为伪科学,而且整个人类知识大厦的基础也岌岌可危。康德在反思传统形而上学的错误以后,走上了批判哲学的道路,发动了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

  康德发现,形而上学与数学、自然科学虽然同出于理性之源,可数学与自然科学都已经走上了科学的道路,只有形而上学一直在失败的摸索之中。他认为数学与自然科学成功的关键就在于有了正确的思维方法:主体认识的根据和法则不是站在客体对象那边,而是完全取决于能动的主体自身。“我们关于物先天地认识到的只是我们自己放进它里面去的东西。” [6]16因此,康德要求形而上学也发动一场类似的思维方式变革,应当在主体自身内部寻找认识的客观形式和规律,它们在对象被给予之前,就已经先天地存在于我们心中,而且一切经验对象都必然与之相符合。换言之,认识不再是对客体被动的、描摹式的反映和复写,而是主体依照先天法则的能动建构,这就是康德哲学的“哥白尼式革命”。

  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康德的知识方法是先验主义方法,它坚持以概念、范畴来统摄、整理感性经验杂多,使之形成系统的知识”[5]76。在这个意义上,康德的“哥白尼式革命”提出了知识的建构方法,即人的理性的先天认识形式规整和统摄感性经验杂多,从而产生具有客观实在性的知识,这与建筑术的原初含义是一致的。因为建构与建筑术具有同源性和亲缘性,所以康德的知识建构方法自然也可以叫做“准建筑术”,即在微观的知识层面的建筑术,以区别于科学体系层面的建筑术。

  具体说来,建构方法实际上包括两个层面:认识对象的建构与科学知识的建构。 “知性无内容则空,直观无概念则盲”,感性和知性是不可分离的。感性的纯粹直观形式是空间和时间,它们是整理感觉材料的先天形式,感性杂多只有经过时空形式的规整才能成为认识的对象(表象)。然而,感性提供的杂多无序的表象还不是知识,还必须经过知性的整合才能构成知识。知性的先天形式就是十二知性范畴,它们是主体整合表象材料、建构知识的形式规则。知性范畴不是凭经验、靠运气偶然得到的,而是从理性内在的判断形式中抽绎出来的,属于理性本身的内在结构和概念框架,是“建筑术的统一”。

  通过“哥白尼式革命”,康德将认识的客观性(普遍必然性)的根据置于理性主体自身,知识是主体先天的认识形式对经验质料的统摄和规整。同样,在道德哲学中,“善”的根据及其评价标准也根植于先验的自由意志及其道德法则。所以,从方法论上讲,建筑术式的建构方法对于康德哲学实现“哥白尼式的革命”具有重要意义。

  2.科学:系统化的知识

  “科学”的本意就是系统化的知识,知识只有作为系统才能提升为科学。康德指出:“正如知性通过概念把杂多在客体中结合起来一样,理性那方面也通过理念把概念的杂多结合起来。”[6]506科学的统一性不是经验的“技术统一性”,而是理性的“建筑术统一性”,并且最高的统一性是形而上学的“理念统一性”。所以,知识要成为科学,就必须根据建筑术进行系统化处理,即通过理念的范导使认识在经验领域内达到最大限度的统一。

  建筑术是“对于各种系统的艺术”。范导方法,按照陈嘉明先生的理解,即“理性按照自身的性质与目的,运用理念引导科学知识趋向系统统一的方法”[6]154,理念的范导使知识趋于统一性,所以属于科学体系层面的建筑术方法。范导原理与建构原理也有所不同,它不能运用于感性现象的对象上,而只能运用于由知性获得的经验所形成的知识总体上。

  在康德看来,感官世界按照“自然”的理念趋向统一性,道德世界则按照“自由”的理念趋向统一性。“先验的理念表示理性的特殊用途,即作为理智使用上的一个体系统一性原则。”[7]137因此,自然哲学和道德哲学分别在“自然”和“自由”理念的范导下成为系统化的科学。   从方法论上讲,《纯粹理性批判》与《实践理性批判》都是依据同一个建筑术建立的,尽管二者有细微的差别。邓晓芒先生指出:“建筑术,就是纯粹理性批判里所演示的方法,是将来要建立未来形而上学所要采用的。”[8]62在理论哲学中,康德建立了一个纯粹先天原理体系,作为一切自然知识的“准则”。人们在研究和考察自然时,就可以遵循这些原理,自觉按照完整性的目标和原则向前推进。例如在《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中,康德将考察认知能力所发现的十二知性范畴作为工具,按照量、质、关系和模态的框架将牛顿物理学纳入其哲学思想体系之中。同样在实践哲学中,康德确定了“自由”作为道德法则存在的根基,并建立了普遍的道德法则作为一切实践活动的最高原理。有了这一先天的根据,康德进一步推导出一个道德的法律的规范系统,作为实践规则规定人的道德动机,以此来规范和约束人的行为。

  3.自由:体系的“拱顶石”

  康德哲学的研究对象是理性,理性自身是有内在结构的。自启蒙运动以来,理性获得了极大的权威,一切事物都要在理性的法庭上为自己的存在辩护。康德的做法更加彻底,他首先要求理性应当在法庭上对自己审判:人的理性究竟是什么,理性的内在结构和具体功能怎样,理性与世界的关系怎样。理性自身好比是康德先验哲学的“建筑师”,自己批判自己,自己划分自己,并根据自身内在目的,按照建筑术的方法,从原则上构建理性的形而上学体系。

  理性的这样一个庞大体系几乎无所不包:本体论的、逻辑的、认识论的、方法论的、道德的、艺术的、宗教的、历史的,等等。杨祖陶先生认为,通过理性批判,康德致力于建立自然-道德形而上学体系。不过,这个体系只完成了由三大批判组成的“批判”(入门、导言、初阶)部分,整个体系尚未完成。但是,康德认为,理性体系的最重要部分已经由他完成了,剩下的完全可以交由同行们去完成。后来,随着“人”的主题日益凸显,哲学人类学体系出现在康德晚年的思考和酝酿之中,可惜终未完成。[9]155-194

  我们虽然不能见到康德构想的科学体系全貌,但其中蕴含的建筑术方法轨迹和留下的建筑学结构还是清晰可见的。康德思想体系的结构实际上就是理性本身的结构。

  首先,康德的先验哲学可以说是“理性的建筑学”,他的哲学体系具有建筑学的结构。康德对理性的批判考察,层层解剖理性的先天结构,不是先前哲学家残羹冷炙的重新回炉,不是各种材料僵死的、呆板的生硬堆积,而是依照建筑术的方法揭示理性内在统一的结构。因此,可以说批判哲学就是一门“理性的建筑学”。

  其次,批判哲学不仅对理性作静态结构分析,更考察理性动态的功能活动,从而综合说明理性的过程和整体。这就好比建筑不仅是提供方案和静观材料,还需要将材料按照方案整合并建构起来,才能产生现实的建筑。邓晓芒先生认为,理性科学是“在机体解剖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研究机体内的过程的‘生理学’和研究个体从胚胎到成熟的发育过程的‘胚胎学’”[8]18。可见,建筑术体现在理性批判的动态过程之中。

  再次,康德哲学研究理性,实际上关注的是人。理性批判意在说明各种理性认识能力“如何协作而构造出了关于对象的知识和知识体系,以及理性的认识功能如何向实践功能过渡,最终要说明人类心灵全部能力的功能活动、它们的系统的统一及其与人类理性最后目的的联系”[8]18 。康德研究人的方法是独特的,主要是通过对人的理性进行批判,考察理性的内在结构,揭示各种理性能力的地位、功能和相互关系,从而探索“人是什么”。后来,康德把“我可以认识什么”、“我应当做什么”、“我可以希望什么”归结为“人是什么”这个根本问题,人的“自由”成为康德哲学的“拱顶石”(建筑术语)。理性的形而上学体系本身不是目的,人才是康德哲学的目的和归宿。

  总之,理性形而上学(理性建筑学)正是理性自身建筑术的展开。康德哲学的体系结构包括建筑物的“构件”(材料)与“计划”这两个部分,而建筑术(先验方法论)则是其中的灵魂。康德设想的科学形而上学体系,无论是作为入门、初阶的“批判”,还是最终要实现的“体系”,都贯穿着方法论的精神,离不开建筑术方法的指引。

  三、结 语

  康德的“理性建筑术”思想承前启后,在哲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和影响。首先,理性建筑术使人的主体性得到了极大的张扬。从笛卡尔以来,认识论开始成为哲学的显学,笛卡尔的“秩序”思想从根本上提升了人的主体地位,正是主体赋予外部世界以秩序,而康德的建筑术方法则通过人为自然立法、人为道德立法,进一步彰显了人的主体性和能动性。其次,它为促进科学的统一性提供了道路。康德的“建筑术统一”与笛卡尔的“知识树”也是一脉相承的,他们都追求科学的统一性,反对把人类知识肢解为不同的互相独立的学科。这种思想后来为黑格尔所继承和发展,最终形成了包罗万象的思辨哲学体系。再次,建筑术方法本身也体现出方法与体系不可分割、方法与内容相一致,以及本体论、逻辑学、认识论与方法论相统一的思想,对后来哲学家尤其是黑格尔具有重要启示。

  当然,康德的“理性建筑术”也具有一些局限性,如方法的形式性,总体上毕竟脱离现实内容,而且由于缺乏明见性,也多为费希特、黑格尔所批评。胡塞尔后来就认为康德方法运用并不彻底,哲学对象本身未能得到建构,提出将“外在世界”以意向对象的形态重新纳入到现象学之中,当然这属于另外要讨论的话题了。

<< 上一篇:《山西晋城关帝庙石雕建筑特征考察》
下一篇:《节约型校园建筑能耗数据挖掘及分析应用》 >>
评论
遵守文明上网宣言,净化网络环境
声明 本平台提供的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分享与交流,平台无法保证内容一定是正确可靠的。通过使用本平台内容而带来的风险与本平台无关,请知悉。